Skip to content

兩位台灣人的山間咖啡館

by on 07/08/2012

資料來源:福建日報 2012-08-07 / 記者 林娟 雷光美

在都市的街巷中開一家有自己風格的咖啡館,這樣的“小資”夢想並不鮮見,但把洋氣的咖啡館開在土氣的山林間就比較稀奇,郭雅聰和黃文廣這兩位台灣人便是領風氣之先的“潮人”。

郭雅聰的打扮很普通,身上的“配飾”卻足以把人雷倒,居然是一隻活生生的蜥蜴。這位年過半百的老文青曾是台北市朝九晚五的出版人,40歲那年,他忽然厭倦了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遷居台南縣東山鄉海拔約700米的山林里,過起了隱居生活。山間人跡罕至,常常一兩個月都無人可對話的郭雅聰形容自己“舌頭都打結了,不會講話”。為了生計,他那雙拿筆杆子的手不僅改握鋤頭甚至拿起了屠刀,當然,殺的只是豬,一度,他成了十里八鄉有名的屠夫。然後,有一天忽然“改邪歸正”,開始種起了咖啡樹。17年後,他那座掩映在蔥郁林木間的“大鋤花間”咖啡館已成了東山鄉的地標。雖地處偏僻,慕名前來的咖啡愛好者卻絡繹不絕,其粉絲遍佈整個台灣島。

無獨有偶,黃文廣的“南坑咖啡”也是山間的一道綺麗風景,不過它不在台灣,而是坐落于南靖縣南坑鎮南坑村的半山腰。盛夏季節,車水馬龍的城市熱得像蒸籠,而坐在“南坑咖啡”一長排靠窗的座位上俯瞰山下的田野山林農莊,只覺綠意氤氳,一派沁涼。提起郭雅聰,黃文廣哈哈大笑,原來他的咖啡種植顧問正是“大鋤花間”的鄰居,他的山間咖啡館也難說沒受“大鋤花間”的啓迪。

2005年,當郭雅聰在台南東山興致勃勃地大種咖啡樹時,原本在台南從事地產業的黃文廣第一次來到南靖。一來,他就被這裡的青山綠水深深吸引,決定停留下來,改行做農業,種植集食用、醫用為一體的珍稀食用菌杏鮑菇。在種菇的同時,愛喝咖啡的他還在家門口種下五株從台灣古坑帶來的阿拉比卡咖啡苗。

三年後,福建土樓申遺成功,南坑成了遊客前往南靖土樓的必經之地;黃文廣的咖啡苗也在南靖的氣候土壤中茁壯成長,每天以綠油油的枝葉迎送源源不斷的客人。

“能不能用咖啡把客人留下來,這樣既可以讓他們中途小憩,又體驗到咖啡文化,增加旅遊樂趣?”黃文廣敏銳地嗅到了商機,他立即將這兩項資源進行整合,並將想法付諸實踐。2008年底,投資500萬美元組建了漳州天綠咖啡食品有限公司,建成300多畝咖啡園,其中100畝作觀光使用,200畝為種植園,並成功註冊了“南坑咖啡”商標。從此,我省有了首家山間咖啡館。

為了提高“南坑咖啡”的美譽度,黃文廣牽頭在南坑鎮舉辦了幾屆“海峽兩岸(南靖)咖啡文化節”,又積極與台灣古坑、東山等咖啡之鄉進行對接,引進台灣的咖啡良種及種植技術。如今“南坑咖啡”觀光園一天的客流量達600多人次,咖啡豆已供不應求。在黃文廣的帶動下, 400多戶南靖農民也種起了咖啡,面積達600畝,一畝的純利潤可達1萬元。

隨著土樓旅遊熱的興起,“南坑咖啡”越來越紅火,黃文廣又乘勢在觀光園邊建起了度假小木屋,想讓過往的遊客住下來,深度體驗咖啡文化。他告訴記者,讓他最滿意的不是經營咖啡帶來的商業利潤,而是坐擁青山綠水的那份怡然心情,這種感受與郭雅聰十分相似。“你看,七年過去了,南靖的水依然那麼清澈,這種無汙染的環境十分難得,確實是做農業種咖啡的寶地。”記者前去採訪那天,黃文廣穿著粉紅色的T恤,渾身洋溢著喜氣,原來他在美國學醫的兒子結婚了,要在南靖辦酒席。“我跟老朋友們說,台灣那邊不辦,要喝喜酒,就請來南靖。”在他心目中,南靖已是最理想的家園。

Advertisements

From → Taiwan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