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零廢棄不只是理想 咖啡渣都能成產業體系

by on 06/02/2014

資料來源:遠見雜誌 | By 朱乙真 | 2013-10-01

Recycle-Coffee-Grounds

過去兩年多來努力打造綠色低碳院區與聚焦綠色科技的工研院,9月中旬邀請《藍色革命》一書作者剛特‧鮑利(Gunter Pauli)來台演講。鮑利曾在1983年與宏?硈郈鴗H施振榮一起獲選為世界十大傑出青年,並在1994年成立「零排放研究創新基金會」(Zero Emissions Research Initiatives, ZERI),呼籲從綠色走向零排放的「藍色經濟」(Blue Economy),努力將自然生態系統中的物質和能量循環使用。

在他看來,「廢棄物」可以不存在,因為任何廢棄物都可能是另一個產業的珍貴資源。而且只要懂得如何向大自然學習,處處都是商機。比方說,跟沙漠甲蟲學習集水方式,或許可以解決缺水危機;透視鯨魚的心臟,向鯨魚學發電,應用在奈米心臟節率器,可為心律不整的病人每人省下300萬台幣的醫療開支;從斑馬的黑白紋路,也可以得到建築外觀的靈感,讓室溫降低5度。

台灣又可以怎麼發展藍色經濟呢?2010年世足賽,台灣用寶特瓶製成的球衣躍上世界舞台,證明廢熱、廚餘、寶特瓶、咖啡渣這些「廢棄物」,也可以翻身變成黃金。中鋼公司煉製鋼鐵過程中的廢熱,最近也有新用途,利用攝氏300度以下的低溫廢熱發電,每年可以生產1.1億度的電,替中鋼節省3.3億元電費。這些都是工研院正在進行的「科技煉金術」成果。利用來台時間,鮑利接受《遠見》專訪,以獨到見解分析台灣的藍色經濟。以下是專訪精華:

藍色經濟非遙不可及的夢想《遠見》問(以下簡稱問):「零排放研究創新基金會」成立至今近20年,你觀察全球在「零排放」的努力成效如何?

剛特.鮑利答(以下簡稱答):這20年來,所有號稱零排放的計畫和工作,在我看來,只是在不斷的分析和辯論,仍是紙上談兵居多。分析、辯論、測試假設、修正,然後和政客、律師周旋,在枝微末節處反覆。基本上,沒有完成任何事情,沒有任何成效。比1997年通過的《京都議定書》提早三年,我在1994年就強調零排放,在當時被認為是非常先進的想法。

但其實1992年的里約地球高峰會(Earth Summit)就訂出21世紀議程(Agenda 2),讓我相信一切就要上軌道了。沒想到任務交到相關單位手裡,又開始一連串吹毛求疵的循環,主題完全失焦!如果你有機會參加任何一場所謂的氣候變遷會議,就會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會看到一方忙著分析、一方忙著批評這些分析,還有一些人不斷在玩文字遊戲的奇特景觀。

問:你在世界各地努力推廣藍色經濟,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答:我上次到工研院時,最大的一個計畫經費是800萬美元,現在最大的計畫經費是6億美元。這就是最大的進展!當我們提出藍色經濟想法時,總有很多人認為這根本辦不到。但舉例用咖啡廢渣種植香菇的成功案例說明,現在全世界有400家正在進行這件事,而且我相信兩三年內,還會增加到1萬家。

為什麼有興趣的公司愈來愈多?因為他們發現,只要投入不到5000美元,就可以創造藍色經濟,當他們了解這是可行的,而且可以創造獲利,足以證明藍色經濟不只是個理想。在這十多年間,我們的投資規模已經增加了將近100倍,這表示產業界已經做好迎接「藍色經濟」了。

把「使命」轉換為資產價值問:你在《藍色革命》一書中對藍色經濟的目標是十年要創造全球上億個工作機會,現在達成率如何?

答:藍色經濟到現在為止已經創造了300萬個工作機會,距離我1億個工作機會的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但我相信總會有達成的一天!我們的團隊已經累積了187件藍色經濟的成功案例,接下來的任務是想辦法更有效率地推廣,也要把藍色經濟的成功模式引介到更多需要的地方去。

你們相信嗎?到現在全世界還有超過一半的人,健康、飲水、居住、教育、食物、工作這些基本需求都還無法被滿足,藍色經濟關注的就是怎麼滿足這些人的基本需求,而不是怎麼讓更多人變得富有。藍色經濟把「使命」轉換成損益平衡表、現金流、資產價值,這是沒有人做過的嘗試。如果只是高談闊論,而不從實際層面來考量,藍色經濟永遠都只是空中閣樓。

問:台灣有哪些藍色經濟成功案例?

答:第一個是造紙,你知道台灣有廠商用石頭造紙嗎?台南的龍盟科技公司,打破用木漿製紙的傳統,運用金礦廢棄物造紙。因為提煉金礦時必須把石頭磨得非常細,特別適合跟環保塑料PE混合來製成紙,而且還可以永續再生。和傳統造紙相比,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邏輯,造紙的樹和水兩大元素,都不再需要。根本就不用再砍樹!傳統製紙法,生產1公噸的紙得耗費15公噸的水,現在也可以做到「零水使用」。

我認為更重要的意義是,這也許是全球糧食短缺和水資源危機的轉機。原本為了製紙而種樹的林地,現在全都可以拿來種植食物;造紙的龐大用水也可以節省下來。另外,礦物材料可以一直循環再利用,也符合藍色經濟的概念。

另外一個台灣的藍色經濟案例,是咖啡廢渣的使用。我們的團隊從1994年開始研究咖啡相關產業,如何種咖啡,如何使用咖啡的廢棄物來種植香菇。我們發現,製造即溶咖啡會產生許多咖啡廢渣,但為了萃取即溶咖啡而磨得很細的咖啡粉,其實可以好好利用,它們可以和聚合物混合,已產生非常創新的產品。

例如可以吸收臭味的聚合物,運用在運動衣物上或是製鞋上,簡直完美!台灣的興采公司,就運用這樣的概念,他們的咖啡紗新材質,已受到國際矚目。

咖啡廢渣已經創造完整產業體系問:從種香菇到咖啡紗,咖啡廢渣現在還有進一步的運用嗎?

答:我們更進一步整合咖啡產業及聚合物這兩個原本獨立的產業,投資了6億歐元併購那些原本製造石化產品的煉製場,把它們轉換為生產生物戊烷(bio-pentanol)的工廠,每年可以生產33萬噸生質能源,這就是咖啡藍色經濟的第三代了!第一代種香菇,第二代是防臭衣,第三代製造生質能源,有了一個完整的體系。

問:你對台灣有不少觀察,你認為台灣有什麼長年被忽略、沒有被充分利用的「廢棄物」?

答:我想是農業廢棄物很重要,台灣一定要用不同的思惟看待。台灣有很好的農業技術,有能力生產很好的水果和蔬菜,我相信只要好好利用,台灣就可以煉製生質能源。幾乎所有從農業廢棄物都是很好的再生能源原料,比方穀殼、稻草、食物廢棄物等。台灣可以從稻穀的穀殼提煉生質矽,這將對資訊產業有很大的影響。

太陽能是台灣優勢 應該多加運用問:你在《藍色革命》書中提到許多解決能源危機的方法,台灣現在也正在面臨能源問題,你給台灣什麼建議?

答:台灣一定要想辦法使用太陽能!台灣地處亞熱帶,有很好的日照,太陽能是占有優勢的能源,卻長期被忽略。而且依照藍色經濟,台灣的太陽能不應該只用來發電。你知道太陽能面板也可以拿來製造冰箱嗎?

利用太陽能板在夜間的散熱原理,只要在太陽能面板下裝置導水管,就可以產生類似冰箱的效果,這就是我們需要的藍色經濟創新想法。而且太陽能冰箱不需要使用壓縮機,可以進一步減少一成的家居用電。這絕對不是理論,瑞典和南非已廣泛應用這個概念了。

問:台灣的能源消耗有一大部分是產業耗能,以藍色經濟的眼光,你有什麼想法和建議嗎?

答:根據我的觀察,台灣的產業耗能有一成以上是用幫浦運送材料,所以你們必須改變對幫浦的思考。長久以來大家都習慣用強力幫浦,但是輸送管太細,效率低落。其實只要改變想法,使用比較不那麼耗能的幫浦,配上比較粗的輸送管,就能減少損耗。

此外在輸送管上,盡量避免90度的轉彎,應該想辦法設計一套管線,讓流體更容易流動。其實只要重新設計,能源損耗就可大大降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