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海洋酸化提高全球氣溫

by on 27/08/2017

IMG_20170827_105942.jpg

我們常常聽說全球變暖(Global Warming)帶來惡果,嚴重受影響咖啡豆的收成。工業革命確實為人類生活學來正面的改變,然而種色便利,壽命延長,以及生活質素的提升,均為地球的天然寶源造成巨大的壓力。以往相信全球暖化,主要是因為燃烧化石能源釋放大量二氧化碳,加上城市化和過度砍伐林木。最近,看了林宣延(Sunjung Lim)在«科言» 雜誌刊登的文章 ,研究人員發現,原來由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所引起的「海洋酸化」過程,可以改變海面水質的酸性,亦有可能提高地球平均温度。

空氣和海水包含的氣體濃度若有差異氣,氣體就會轉移直至達到平衡狀態為止。人類的活動造成大氣中二氧碳量增加,海水因而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海水作為酸鹼緩衝劑,會與過多的二氧化碳合成碳酸,通過一系列的化學反應改變其碳酸鹽化學性質,結果是質子增加和碳酸根離子減少,海水駿度提高,這就是’海洋酸化’。海洋酸化被認為是21世纪海洋生熊系統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德國馬克斯普朗克氣象研究中心近期指出另一隱憂,海洋酸化對浮游特物的影響也會加速全球暖化。


浮游植物是生存在海洋內的微生物,進行光合作用並釋放一種名轻二甲基硫(DMS)的有機化合物。DMS會通過氧化反應成為硫酸,以氣膠粒子形態存在大氣中,並成為雲凝結核,反射太陽輻射,降低地球表面的溫度。

以往科學家假設全球溫度上升可以促進浮游植物生長,增加DMS的生產,有機會減輕全球變暖。最近的研究卻顯示更有可能出現相反的結果。德國漢堡市研究人員以數值模擬方法, 分析海洋酸化對DMS生產與全球溫度的影響。之前對圍隔水體的研究指出,ph值若低於0.3單位,DMS 產量將會降低。按常態性預算到2100年海水的pH值就會達致這水平,屆時溫室氣體排放將會令全球氣溫上升攝氏2.1至4.4度。假設目前的二氧化碳濃翻倍(已低於世紀末二氧化碳的預期值),研究小組估計海洋酸化對DMS的影響,將會引致溫度額外提升攝氏0.23至0.48度。這預測強調二氧化碳排放量與溫度升高,是可以構成正反饋效應。

組員 Katharina Six 說明研究還在初步階段,主要集中在極地和溫帶水域,熱帶和亞熱帶水域的排放調研還未進行,二氧化碳在不同地區和水體的溶解情況不盡相同。此外張圍隔水域觀察數週得出的數據,套用在描述長期系統狀態, 是存在許多問題,必須要對不同的氣候模型多作比較,以及進行更多的實驗研究,才能更準確的預測受人類活動影響的氣候變化。

Advertisements

From → Sustainability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